技术服务到田间,物资配套到农户

技术服务到田间,物资配套到农户

农民身边的农业技术服务中心

技术服务到田间,物资配套到农户

技术服务到田间,物资配套到农户

农民身边的农业技术服务中心


11

2024

-

07

农业社会化服务关键在于提高新质生产力

关键词: 农业社会化服务关键在于提高新质生产力 、


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显示,全国2.3亿农户中,经营耕地10亩以下的农户有2.1亿户,大国小农是我们的基本国情农情。小规模农业生产经营的状况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改变。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是推动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从本质上说,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就是农业的分工体系和建立在更灵活基础上的自由市场体系。随着由传统意义上的农民直接承担的农业生产环节越来越多地从农业生产过程中分化出来,参与到大农业体系中,形成不同形式的涉农经济组织,在市场机制作用下,同农业生产结成了稳定的相互依赖关系,形成一个有机整体,促进了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和农业商品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数据显示,全国现有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104.1万个,服务面积近18.7亿亩次,服务带动小农户超过8900万户。尽管如此,我国农业社会化服务仍存在与小农户衔接不足的问题,具体表现为供需结构不平衡、服务能力存在差异和服务成本较高等突出问题。
加快发展农业社会化服务,想要提高服务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必须提高服务过程中的新质生产力,如何从根本上去提高农业社会化服务的新质生产力呢?我认为有以下两点:
第一,推动农业重大科学技术的进步是所有社会化服务组织的首要任务和目标。要提高农业现代化水平,在众多的社会化服务的组织中闯出新的道路来,这样才能异军突起,才具备行业的核心竞争力,这首要的就是企业或组织要从困扰农业发展的难点和痛点上做出重大的技术突破。
比如,目前我国农业生产中为什么化肥农药使用量一直降不下来?除了与农民的观念和使用方法有关以外,最大的问题在于:由于我国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粮食供应不足,提高农业生产产量是主要目标,这一种植理念在现有从事农业生产的主要年龄段的劳动力脑子中根深蒂固,在生产中只追求产量不追求质量,长期大量使用化学肥料和农药,导致耕地质量下降、土壤生态环境脆弱。没有健康的土壤,再好的、再多的化肥农药,也不可能种出高品质的农产品,没有高质量的产品如何参与市场竞争?这导致农业长期处于增产不增收的困境之中。耕地质量的提升是解决减少化肥农药使用量问题的关键。
目前,绝大多数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都拥挤在解决化肥、农药、农机具的供给赛道上,相互内卷,而农村的真实需求不是缺乏投入品,更不是缺乏高质量、好的投入品。
我国农业真正的问题是如何提高土壤耕地质量,如何解决农业机械现代化,如何在提高产量的同时提高农产品质量。帮助农民打药、施肥、卖农资等服务的本质是农村市场的劳务服务,是农业需求的基础部分。作为承担更重要社会责任,也更具创新研发、业务渠道和社会影响力的中和农信,可以通过提高自身的新质生产力来打造深层次的核心竞争力,在传统农业道路上通过技术创新架起一条去弯并直的高速通道,在上述三大问题领域做出重大突破,也是我们的升级突破之路!
 
 
第二,创新服务模式是农业社会化服务提高新质生产力不可缺少的部分。
农业生产服务起源于我国上世纪50年代,在新中国百废待兴的大背景下,人民公社成立,为了解决温饱问题,提高农业生产产量是关键,这个期间许多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农业行政机构等开始研究和开展农业生产服务。到了改革开放以后,各类私营的化肥、农药等农业生产资料企业、科研机构如雨后春笋开始参与到市场化竞争中,所谓的农化服务方兴未艾,特别是全国供销总社等单位相继推出了很多农化服务措施,如基层供销社相继成立的植物医院、庄稼医院,服务于乡村家家户户,但是很快就销声匿迹。2000年以后,农资连锁模式再次掀起农业社会化服务的旋风,各大农资生产上市企业纷纷参与到这场看似变革的运动中来,动辄几亿几十亿,投入巨资在全国发展几千上万家连锁店但3-5年后都是铩羽而归。
那么,什么样的模式才是最好的农业生产服务模式呢?我认为构建优质的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模式必须具备以下特点:
1.利他性。利他性的特质是不能损害相关方的利益,我们时常看到的所谓商业模式实际是一种商业套路。为了获取自身的利益,设计出一种自认为精明的、复杂的、能获取利益的旁门左道,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在农业社会化服务中常见的比如:以次充好、以劣充优、以贱充贵,开招商会、农民会、合伙加盟等。这些套路在农村为什么有很大的市场呢?这也是我国农业从业人员的整体文化程度不高、鉴别能力差、信息不畅通或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等客观因素决定的。但是从长期来看,如果作为企业或经济组织违背诚实守信的商业道德,没有利他的经营理念,终究会失去消费者的信任、被市场所抛弃,尽管也许暂时还能苟延残喘。
2.创新性。创新不是给旧模式穿一件华丽的外衣而已,市场竞争是非常残酷的,无论你穿上如何华丽的外衣,也许一时非常绚丽、光彩照人,但是在市场的厮杀中终将被剥离得皮开肉绽。
抄袭或模仿只是短暂地维持,真正的模式创新要有自有的核心竞争力作支柱,提高自身的新质生产力很重要,不能一味依赖现有的竞争模式,如果没有技术的创新加持,是不可持久的。比如,北美地区在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进行了一个全国性的、由政府组织的农化服务工作。我国觉得这个模式很好,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从中学习引进BB肥概念,它的运行模式主要是农化服务和农资供应一体化,除提供农化服务,还可以直接提供肥料,有的地方甚至直接施到地里面去。但我们只引进过来了它的BB肥产品模式,没有引进技术模式,最后在中国实施了段时间,BB肥概念有了,但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服务模式没有持续下去。所以,农业社会化服务必然要形成一个完备的体系,这个体系能覆盖农业产前、产中、产后整个产业链。
 
 
产前是指气候、环境、土壤、种子选育等影响农业生产前期准备的元素。
产中就是为农民提供专业的技术指导,帮助农民掌握先进的农业种植技术,提高作物产量和品质,如提供精准农业技术、水肥一体化、病虫害防治、田间管理等技术指导,有助于降低农业生产成本,提高农业效益。新质生产力还应包括提供创新的技术和产品、生态环境保护服务,如推广绿色、低碳的农业生产技术,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降低农业生产对环境的污染,提高土壤肥力和耕地质量
产后就是农产品的销售、加工、运输、市场信息化建设等,延伸到农产品流通环节,助力农产品“卖得好”“卖上价”。
当然,我们面临的道路还很漫长、很遥远。这里面主要还有几个外部因素:第一个是整个农业面临的形势,目前中国农业的经营体系还是相对分散:第二个是和欧美国家相比,中国的农民在科技水平、接受认知程度上,也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第三个方面,由于受外部因素影响,销售导向的战略导致农业服务体系仍从属于产品销售,服务深度和农户接受度存在较大发展空间。

总之,要做好农业社会化服务,真正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能始终保持定力,初心不改,为农业、农村、农民解决实质问题,带去实实在在的改变,就必须不断创新,不断提高自身的新质生产力,天杰二十五年在农业综合技术服务领域一直坚守这一信念,是最好的例证。